消防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nrxud1i-【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46:41 阅读: 来源:消防服厂家

「唔...」

贵志的脑袋昏昏沉沉的,额头和太阳穴一跳一跳,像极了酒后宿醉初醒的感

觉。

他想用手揉一揉,却发现手好像抬不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贵志迷迷糊糊地感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拍打自己的脸颊

,又软又香...「啪!」一声脆响,贵志脸颊上重重地挨了一记,顿时一片火

辣辣的,人也清醒过来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非得老娘赏你一巴掌才醒么?贱种!」

贵志猛地睁开眼睛,站在面前的是之前那个引路的空姐,此刻她一只脚踏在

贵志坐着的椅子上,尖尖的鞋跟把柔软的坐垫戳得凹下去一个坑,抬起的大腿上

紧裹着薄而透明的黑色丝袜,短短的裙子高高卷起,露出双腿之间的迷人秘境.

..贵志眼皮一跳,尽管黑丝连裤袜是加裆的,但贵志还是能分明清楚地透过丝

袜看到女人根根卷曲的黑色阴毛,以及在密密的树林掩映下的饱满肉唇--实际

上它们是离得那么的近,贵志甚至能够看到蚌肉之间饱含的春水和顶端那一颗俏

然挺立的嫣红肉珠。

「这女人没穿内裤?!」

贵志还在想自己是不是碰到什么艳遇了,大腿上却传来一阵锥心的刺痛。

「嘿!问你话呢!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的逼啊?」

空姐一脸嫌恶的表情,仿佛公然露出生殖器的不是自己而是贵志,修长的大

腿轻轻一抬,尖细的暗红色高跟鞋底便径直戳在了贵志大腿上。

「咝...好痛!」

贵志没想到这外表看上去美丽动人的空姐言行却是如此粗鄙不堪,而下手又

是如此狠辣无情,贵志只觉得大腿上锥心刺骨,空姐全身的重量都几乎压了上来

,一边来回碾磨着鞋跟一边发出放荡的浪笑,肉唇间闪着点点淫光,连丝袜的裆

部都沾湿了,显出深色的水痕来。

贵志痛呼之声还未出口,嘴里传来织物的触感,一团带着腥臊味道的布块被

整个塞进嘴里,紧接着又是一团,贵志气息为之一窒,只能发出「唔唔」的闷哼

「啧啧啧,老娘的内裤味道怎么样啊?网上好多人竞价要买呢~便宜你小子

了~」

空姐把脸凑近,在贵志耳边呵气如兰地说道,贵志被撩得心里痒痒的,只感

到喉头一阵发干,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贵志彻底糊涂了,这个空姐把自己打晕了手脚绑起来到底要干嘛?不会是要

玩SM吧?带着满心的疑惑,贵志忍着腿上的疼痛抬起头,而就在他视线扫过的

下一秒,贵志就像被踩着尾巴的蛇一样奋力地挣扎起来,口中「呜呜呜」地发出

愤怒的吼叫!只因为空姐此刻身体前倾,将原本挡在身后的春光完完整整地暴露

了出来。

小雅戴着飞机上发的眼罩和耳塞,双手被反捆在一起吊在头顶的行李架上,

贵志一眼就认出来捆住小雅双手的正是出发前自己给老婆亲手挑选的那条紫色蕾

丝胸罩!小雅此时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双手被高高吊起,全身的重量都只能靠

踮起的脚尖支撑,身上的衣物虽然尚完整,但贵志清楚地看到,老婆贴身的针织

衫下两团圆滚滚的肉球正随着呼吸急促地抖动,而顶端的那两朵蓓蕾也俏然凸立

,在衣物上顶起两个显眼的小山丘。

「啧啧啧,终于发现了呢~你老婆不听话,所以主人就把她吊起来了咯~」

「唔唔唔!!!」

贵志用尽全力想要将口中的布团顶开,然而小晗塞得手法极为精妙老道,将

贵志的舌头牢牢顶住,不能动弹分毫。

「没用的噢,小晗的手法可是得到过主人的亲口称赞的噢~你要是顶开了呢

,小晗就只好拿别的东西帮你塞上了呢~顺便说一句噢~你嘴里的另一团布料呢

,那自然就是你老婆的小内裤啦!」

「咯咯,比如这个噢~」

小晗咯咯浪笑着转身背对贵志,将短裙整个撩起,隔着包臀的黑丝抓住插在

臀间的某个物体缓缓拔出一截--一条粗黑发亮的橡胶假阳具,镶嵌在小晗圆润

的翘臀中,如同一个塞子一样将小晗的肛洞牢牢塞住,以至于当小晗将它拔出的

时候将一段嫣红的肛肉也一并带了出来。

贵志被这淫异的一幕惊呆了,一时间竟顾不上担心老婆的安危,目光全被眼

前的奇景所吸引。

只见小晗抓住橡胶肉棒的尾端用力往外一拔,充满弹性的黑丝裤袜被拉伸得

近乎透明,带出的肛肉像一层肉膜一样紧紧贴合在橡胶肉棒上,而紧邻着的肉穴

也被带得向外鼓起,花苞一样的肉唇也被迫打开,露出里面鲜艳的花瓣和珠蕊。

拔出寸余之后小晗忽地松手,橡胶肉棒便在裤袜的弹力和肛穴的吸力之下又

重新没入臀中,刚刚打开的小穴也再次合拢,挤出星星点点的一抹淫水。

小晗如此这般快速抽插了几下,肉穴像一团小口一样快速地一张一合,没两

下便喷吐出了一团黏稠的淫液,打在裤袜的裆上洇湿开一片。

小晗微微带喘地转过身来,荡笑着一把抓住贵志的裆部,毫不客气地用力抓

了两把,疼得贵志咝咝地吸着凉气。

「十个男人加一块儿也没主人厉害,可惜主人要玩你老婆,我只好找补找补

,玩玩你咯~~~」

而此时小雅那边也有了新的变化,沈奇微悠悠然从另一边的隔间踱步而来,

随手在小雅的屁股上拍了一把,受到惊吓的小雅「啊」地叫了一声,全身的肌肉

都在不正常地颤抖。

「小晗,收拾得还挺不错的。」

「是!主人!谢谢主人的夸奖!」

小雅听不到也看不到,只能本能地循着手掌离去的方向探头观望,在惴惴不

安的神态之下还带着一丝依赖和期待。

小雅的脖子上布满了青紫色的指印,而那根细细的颈环非但没能遮盖住瘀痕

,反而将那触目惊心的痕迹衬托得更加明显。

沈奇微悠然地跷着二郎腿,随手又在小雅的屁股上拍了一记,小雅惊叫之余

用沙哑的嗓音战战兢兢地哀求道:「沈...沈先生...求求你...放了我

...求求你了...啊!」

回答她的是另一记响亮的巴掌,沈奇微一言不发地坐在小雅身后,一双大手

在小雅的腰臀之间逡巡游移,不时勾起手指探到小雅的裙底掏摸一把,惹得小雅

哀叫连连。

「骚母狗又笨又没用,主人狠狠地艹了她一顿才懂事了点~」

小晗的舌头都快要钻到贵志的耳朵孔里去了,性感撩人的耳语传到贵志心头

却是一片冰凉--自己的妻子已经...不再纯洁了么?「现在让我看看你这条

臭公狗有什么本事吧~」

小晗三下五除二解开贵志的裤链,一把将裤腰连同里面的内裤褪到腿弯,露

出软趴趴垂缩在贵志胯间的肉棒。

「哈哈哈哈哈!」

小晗忍不住大笑出声,实际上贵志的肉棒并不算如何小,只是因为坐姿的关

系大部分都缩起来了,加上乍一听到妻子失贞的消息一阵心灰意冷,本还算有点

规模的肉棒彻底失去了生气,惨兮兮地蜷缩在一团乱糟糟的阴毛之间。

「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贵志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这简直是身为男人的奇耻大辱,老婆被人上了不

说,自己的阳具还被人嘲笑短小,贵志气得想要吐血,偏偏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只能任由小晗百般羞辱。

「好啦好啦~看你那样子~小晗给您赔不是啦~~~喏!」

小晗嘴上说着道歉,眼中还是止不住的笑意,她款款跪在贵志面前,小巧的

鼻尖扎进贵志的蓬蓬黑毛之间,贪婪地用力嗅着贵志股间的腥臊气味,再开口时

已满是淫靡之色:「又骚又臭...真是一条臭哄哄的公狗哪...呼呼...

好臭好臭...唔唔唔...」

毫不在意长时间坐姿留下的汗臭和尿骚,小晗一脸迷恋地吸着鼻子,手也不

安分地伸到裙下揉捏着自己的敏感地带。

「小晗,要好好待客。」

沈奇微充满威严地吩咐道,一双手则始终没有离开过小雅的身体,在他充满

耐心和技巧的挑逗下,小雅已是意乱情迷,被眼罩遮住了大半的脸上绯红一片,

口中尽是嗯啊的娇喘之声,难耐地扭动着酥软的身子。

听到沈奇微的「圣旨」,小晗迅速做出反应,小口一张就将贵志的肉棒连根

吞下,香舌一卷,嘬住软缩的龟头便是一顿吸舔,原本自我抚慰的小手也伸进贵

志的胯间,一手握住卵袋轻轻揉捏,另一手则深入贵志的臀间按压着会阴和肛门

贵志感觉小晗仿佛有一千条舌头和一万根手指在同时抚弄自己的肉棒,每一

下都准确地落在最敏感的顶点上,这种快速而强烈的刺激胜过以往经历过的任何

一次口交,连会所的小姐都比不过这个小晗的一半本事,酸麻的感觉就像烟花一

样一个接一个地在脑海中爆炸,贵志绝望地发现,仅仅短短几十秒自己就有想要

缴枪卸货的感觉,贵志只能屏住呼吸苦苦挣扎,徒劳地抵抗着小晗的进攻。

然而这样的抵抗只坚持了不到一分钟,贵志自认为自己没有早泄的毛病--

即使是在小雅的紧窄小穴里自己也能全力抽插个十多分钟,但是在小晗的超绝口

技面前贵志从勃起到射精,前后仅仅只经历了几十秒的时间。

「唔唔~真是没用的废公狗哪~」

小晗嘴里含着精液,说话有点含糊不清。

贵志刚刚射完,神情萎靡不振,然而小晗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咕咚」一口

吞下精液之后,小晗再次埋首于贵志胯间,香舌一卷又将尚未完全软化的肉棒吸

进了口中。

刚射完精的肉棒十分敏感,小晗的唇舌的微妙触感刺激得贵志差点跳起来,

然而手脚被制的贵志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在这快感与敏感的地狱之间经受反复地

煎熬。

而小雅那边则是另外一种地狱,和在浴室时的狂暴不同,沈奇微的抚触极为

耐心和温柔,小雅尽管被捆住双手悬吊在房间正中,但沈奇微并没有脱掉小雅哪

怕一件衣物,只是隔着衣料揉捏刺激小雅,而对小雅而言,尽管在外看来衣衫齐

整,但原本包裹身体敏感部位的内衣全都被小晗拿走,或粗糙或纤细的衣料摩擦

着接触的敏感点反而强化了小雅的快感,而这种「安全的露出感」反倒让内心的

羞耻愈发突出。

更加火上浇油的是,眼罩和耳塞让小雅的视觉和听觉都被完全阻隔,从而成

倍地放大了身体的触觉,仿佛沈奇微的每一次抚触都是自己与这世间的唯一联系

和凭依,先前在浴室里沈奇微建立的主宰者和支配者的形象迅速地占据了小雅的

脑海,掐灭了小雅最后一丝反抗的火焰。

「哈...哈...啊...不...哈...呃...不...啊...

小雅口中已经完全没法说出任何一个完整的词语来,愈来愈高涨的情欲让小

雅不知所措,理智和意识正在快感的吞噬下如冰雪一般地消融,面对体内一浪高

过一浪的快感电流,小雅本能地感到了恐惧,小雅感到自己正快速地逼近某个极

限,她不知道越过那条极限之后会发生什么,也许是天国极乐的极度高潮?也许

是无痛无感的黑暗深渊?又或是理智与人格的彻底崩坏?然而就在即将越过那条

危险红线的前一刻,沈奇微收回了撩拨小雅的双手,小雅满心期待的终极高潮就

差这一丝丝的刺激就要到来,而这一丝的距离便是横跨在煎熬地狱与极乐天国之

间的不可逾越的天堑。

小雅急迫地扭动着身体,追寻着男人离开的方向,体内的欲望还在灼灼燃烧

,迷乱的女体急切地渴求主人的抚慰,小雅情不自禁地哀求着,乞求主人的垂怜

「怎么...呜...还要...呜呜...还要啊...呜呜呜...就

差一点了...回来...回来啊...我要...沈先...呜呜呜...」

被捆在一旁的贵志不敢相信自己的妻子居然说出这样荒淫无耻的话来,他愤

怒地吼叫挣扎,整个身体在椅子上弓起又落下,差点将伏在他胯间的小晗都掀翻

在地。

「真是讨厌哪!」

小晗不满地站起身来,伸出纤纤玉指抹了抹沾在嘴角的精液,抬起美腿重重

地蹬在贵志的胸口上,暗红色的皮鞋尖头几乎都要戳到贵志的脸上了。

贵志这才发现小晗穿的竟然是小雅的高跟鞋,当初为了凸显老婆的大长腿特

意从意大利买回来的高级皮鞋现在仿佛变成了刑具,又细又长的鞋跟就像一把刀

子一样戳在贵志的肋骨上,小晗只需轻轻地一用力,胸口传来的疼痛就逼迫得贵

志只得放弃抵抗。

「你老婆全身上下就这双鞋还算看得过去,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啦~~~你

这臭公狗不听话,教你尝尝老娘脚丫子的滋味!」

小晗一只脚踏在贵志胸口,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慢慢地从腿上往下滑去

,直到脚踝。

小晗轻巧地将高跟鞋脱下,随手挂在贵志脖子上,裹着黑丝袜的足尖微微一

点,准确无误地覆盖上了贵志的口鼻。

贵志只觉得一股微酸湿润的气味传来,小晗的脚趾有力地抓住贵志的鼻尖,

呼吸间尽是那混合着汗味和皮革臭味的味道,而脸上丝袜柔顺的质感竟让贵志饱

受蹂躏的肉棒有了反应,已经射过好几次的肉棒竟颤颤巍巍地充血变硬,红肿的

包皮被龟头扯得又疼又痒。

「你这骚公狗居然还敢发情!真是恶心!变态!」

敏锐的小晗一眼就发现了贵志的异状,反手便抓住贵志的卵袋捏了一把,脆

弱的睾丸遭受挤压,疼得贵志整个身体像是虾米一样弓了起来,然而肉棒却不见

变软,甚至还变得更硬了。

「噢?难道...?」

小晗诧异地看了贵志一眼,将脚从贵志脸上移开,又重重地踩在贵志的裆部

,脚趾包裹住龟头,脚掌将肉棒整个覆盖,而脚后跟则将贵志的卵袋踩在脚下狠

狠按压。

贵志的肉棒依然还是没有软化的迹象,相反,在丝袜和脚趾的双重摩擦之下

肉棒顶端开始流出透明的黏液,显然贵志竟从小晗的践踏之中获得了快感!「哎

哟哟,没想到你们这两夫妻都这么贱的啦,受虐狂来的啦!太变态了!小晗都甘

拜下风!呢!」

小晗恶作剧般地用力踩踏着贵志的的肉棒和卵袋,尽管贵志疼得不断扭动挣

扎脸都白了,但肉棒逐渐上升的热度和硬度清楚无误地表明,贵志不仅获得了快

感,而且在短时间内就到达了射精的边缘!沈奇微在一旁看在眼里,心里却不由

得有点失望,他还指望这家男人能好好反抗一下呢,没想到却是个喜欢女人臭脚

的怂货,沈奇微自己也很喜欢女人穿丝袜,但是那是因为他喜欢把丝袜撕烂或者

拿鞭子抽烂,可不是和那些臭屌丝一样看到女人的脚就想扑上去又吃又舔的,更

不能允许女人的臭脚碰到自己的龙根--女人应该屈服在肉棒之下,而不是用身

体低下的部分去触碰它。

心里带着微微怒气,沈奇微便不再对小雅手下留情,他伸手将小雅的短裙撩

起,小雅感觉到了主人的触碰,迫不及待地努力将臀部翘起,摇晃颤抖着向看不

见的主人示好,沈奇微扬手就是一巴掌,响起「啪」的清脆一声,小雅只穿着一

条裤袜的光屁股上顿时肿起了红红的五条掌印,小雅疼得哀叫了一声,屁股却摇

得更勤了。

那边厢贵志已经在小晗的玉足上又射了一次,小晗恶作剧地将沾在丝袜上的

精液抹在了贵志脸上,而贵志来回几次之后萎靡不振,缩成一团任由小晗摆弄。

沈奇微来回抽着小雅的屁股,两团丰满圆润的臀肉就像成熟多汁的水蜜桃一

样在沈奇微的抽打下颤抖着,小雅疼得口中咿哇乱叫,但身体却像是得到了极大

的满足一般屈成一条诱人的弧线,不多时一片明显的湿痕就从丝袜的裆部透了出

来,迅速地沿着小雅的腿间扩散开来,让本就轻薄贴身的丝袜变得愈发透明。

沈奇微打得手累了,随手将小雅的露肩针织衫往下一拉,伴随着小雅的惊叫

,两团圆滚滚的乳球便落入了沈奇微的掌中,触手所及尽是滑腻柔润的乳肉,吸

在手上沉甸甸的。

小雅的乳量本就不小,而今身体已然情动万分,饱满的乳球就像熟透的小香

瓜一样胀鼓鼓地挂在胸前,嫣红的乳头也像瓜蒂一样俏生生地翘起,在沈奇微的

揉捏下变幻着形状。

「啊...哈...不要...呃啊...不要...好丢人...啊..

.痒...别...哈...别捏...啊...好...好难受...沈先生

...不要...哈啊...哈...哈...」

贵志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落入沈奇微的怀中,光天化日之下露出娇媚的身躯,

娇吟着迎接别的男人的爱抚调弄,甚至于水淋淋地泛滥一片,痛苦和屈辱让贵志

只想闭上眼赶快忘掉这一切,但妻子的扭动呻吟和柔媚的娇躯让贵志又舍不得移

开目光--自己从未见过妻子这副光景,他不得不承认,此刻小雅才算是真正绽

放出女人的惊人魅力和诱惑。

腰眼一阵阵地酸疼,小晗再次把黏乎乎的丝袜脚踩上了贵志的肉棒,精疲力

竭的肉虫软绵绵地提不起一点力气,小晗倒也不以为意,时不时地在贵志身上掐

一把推一下,间或说两句骚话羞辱一下这个绿帽丈夫。

沈奇微站起身来,勾勾手向小晗示意,小晗咯咯笑着爬到沈奇微面前,跪着

用牙拉开沈奇微的裤链,将内裤一点点的挑开,露出那条夺走无数人妻贞操的肉

棒。

贵志完全被沈奇微的肉棒尺寸惊到了,尽管尚未完全勃起,但那长度和粗度

完全不是贵志能够比拟的,看到这根傲人的本钱,贵志不禁感到一阵气苦,对面

的这个男人贵为新晋首富,腰缠万贯事业有成,连鸡巴都如此之大。

而反观自己,苦哈哈干好几年才能坐个经济舱旅游不说,连老婆都保护不了

,「老婆真的要被这么大的鸡巴插了么?」,贵志心里又酸又涩,眼睛却始终没

有离开。

小晗啊呜地一口将沈奇微的龟头吞下,脸颊快速地鼓动,正是之前在贵志身

上大显身手的口交技巧,然而沈奇微好整以暇地揉着小雅的美乳,丝毫没有受到

影响的样子。

「唔...舒服...小晗你越来越厉害了...一会你也要好好安慰一下

这位先生啊哈哈哈...」

「唔...主人偏心嘛...他的JJ好小...又软又小...跟主人根

本不能比嘛...呼噜呼噜...主人...哈...主人的大肉棒最棒了..

.」

「好了好了,去吧」

沈奇微拍了拍小晗的脸颊,小晗一脸不情愿地吐出沈奇微的肉棒,走到贵志

面前用另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恨恨地踹在贵志的裆下。

沈奇微挺着肉棒贴近小雅的美臀,小雅感受到肉棒的热力,全身的肌肉都绷

紧了,小雅的心情十分矛盾,自己无论从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渴望着一次畅快的高

潮洗礼,可偏偏沈奇微此前总是在自己即将高潮的前一秒收手,弄得是又骚又痒

,像个荡妇一样扭着屁股求欢。

可是残存的理智总是在提醒自己,自己是有老公的人,之前已经做了对不起

老公的事,现在不能再错下去了...「可是我现在是在最高档的包间里,除了

沈奇微和那个小晗以外谁都看不到,已经没有什么好守的了,林小雅...你的

全身上下都被这个男人玩了个够,连做母狗什么的话都说出来了,你现在就是个

骚母狗,等着被男人玩被艹到失神,别装了...你就是骚母狗啊...骚母狗

...」

小雅惊讶于自己脑海中如此自然而流畅的自轻自贱的想法,尽管理智一直在

反复地提醒自己,可是一旦脑海中出现这个想法就再也跑不掉了,小雅感到自己

的小穴都在一吞一吐地颤抖,急切地渴望沈奇微那粗壮灼热的肉棒将她狠狠地贯

通。

而现在那条大宝贝就贴在自己的屁股上,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小雅偷偷地踮

起脚尖,小心翼翼地将屁股翘起,暗暗地期待沈奇微的进一步动作,可是身后这

个男人却不为所动,还是一下又一下地用肉棒隔着丝袜前后摩擦。

女人总是在自己骗自己,小雅咬咬牙,索性放开了,她配合着沈奇微的摩擦

节奏,上下晃动着屁股。

依然没有动静。

「沈先生...」

「啪」,回答她的是屁股上一记响亮的巴掌。

「主人...求求你...」

屁股上的大手轻拍了两下,小雅就当作这是赞许吧。

「主人...求求你...干...干我...」

「啊!」

「不!」

渴望已久的肉棒终于透体而入,而贵志也终于顶开了塞在口中的女人内裤,

欣喜的呻吟和痛苦的喊叫一同响起,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将机舱内淫靡的气氛推向

高潮。

「什?什么声音?啊...啊...哎..等...等一下...啊...

不...不要...啊...等...啊...」

尽管塞着耳塞,但小雅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老公的声音,她紧张地面向贵志

的方向,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贵志...?」

贵志没有多想,全力用最大的声音喊着老婆的名字。

「小雅!小雅!!!」

「老公?!不!不要看!不要看!天哪!救命!救...啊!」

沈奇微一把将小雅脸上的眼罩和耳塞全数扯下,重新恢复视听觉的小雅羞臊

得无地自容,她尖叫挣扎着试图挣脱沈奇微的掌控,换来的是沈奇微的一巴掌和

狠狠戳弄的大肉棒,小雅只好把脸扭到一边,鸵鸟一般把眼睛一闭,好像闭上眼

睛就不会有人看到自己淫乱羞耻的一幕一样。

绕是如此,沈奇微还是不打算放过她,他将小雅的脸强行转向贵志的方向,

一边狠狠地插着小雅的小穴,一边凑在她的耳边,压低嗓子向小雅发出恶魔的指

令。

「你逃不掉的...看看你的男人吧...」

小雅魔怔一般睁开眼睛,看见了在小晗的蹂躏下痛苦不堪的贵志。

贵志的身上布满了青紫的伤痕,双目无神,脸色白得像纸,额头上满是虚汗

,而诡异的是,小晗脚下踩着的贵志的肉棒居然还不知死活地硬挺着,而且还随

着小晗脚踩的节奏一下一下往外喷吐着白色的液体--那液体又稀又少,仿佛贵

志的生命力一般在魔女的压榨下缓缓流失。

「小晗可是专门特殊训练过的...一般男人在他手下走不过三个回合..

.在你玩儿的这会儿他已经不知道射过多少次了...你总知道有句俗话叫一滴

精十滴血...」

小雅闻言不禁打了个冷颤,贵志萎靡不振的样子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而她

毫不怀疑沈奇微说的话--在没得到沈奇微的指示之前,小晗是一定不会停手的

...

「沈先生...」

「恩?你说什么?」

「...主人...」

「主人...求求你...叫小晗停手...啊...主人...小雅..

.小雅愿意...小雅会听话...啊...听话的...」

「你听不听话和我有什么关系?蠢女人,事到如今还不清楚状况!」

「对不起...对不起...主人!小雅错了!小雅知道错了!」

「大声点,让你男人听到。」

「对不起!!!主人!!!小雅错了!小雅不该违抗主人的话!小雅会听话

的!主人!求求你放过贵志吧!」

「你错了?你错了什么?说来听听~」

「我...我...」

小雅一时语塞,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小雅不知道...啊...对

...对不起...啊...啊...求...主人...主人告诉小雅...

啊...呃...啊...」

「小晗,你来说。」

小晗轻蔑地看了小雅一眼,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道:「因为你骚!你贱!你淫

荡还不承认!」

「呜...是...我骚...我贱...啊...我淫...荡...啊

...」

「你的男人的小鸡巴满足不了你!只有被主人的大鸡巴操才能满足!」

「我...呜呜...男人...满足不了我...只有主人...啊..

.的大...啊...鸡巴...才能...啊...满足我...」

「你是骚母狗!肉便器!你生下来就是淫贱的婊子!贱货!」

「我...哈啊...是...骚...母狗...哈啊...肉...便

...器...啊...啊...我...生下来...啊...就是...淫

贱...哈啊...婊...子!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要去了!要去

了啊!啊啊!啊!!!」

沈奇微故技重施,再次在小雅高潮前一刻把肉棒从小雅紧缩的小穴中抽了出

来。

小雅彻底崩溃了,她饥渴地扭动着屁股,湿淋淋的小穴小嘴一样一张一合,

迷乱的脸上满是焦急之色,不住的哀求着沈奇微的垂怜。

「进来!进...主人!主人!操我!操我啊!我是小母狗!我欠操!快干

我啊!我要鸡鸡!我要主人的肉棒!求求你!求求你!呜呜呜呜...」

小雅这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而贵志则是彻底的心如死灰,平时连夫妻亲热

都要关灯的老婆居然像最下贱的娼妇一样摇着屁股求着别的男人来干她,而且还

是当着老公的面,贵志心头酸涩之余,一团无名火起,由心头向小腹一路延烧下

去...小晗冷眼看着贵志,手上却是一刻都没有停下,贵志的肉棒发生什么变

化小晗再清楚不过,她俯身贴着贵志耳语道:「哟~看到你老婆发浪的样子了吧

,啧啧,告诉你噢,你前面不在的时候你老婆比现在还要骚得多~~~那屁股扭

得小晗都要甘拜下风呢...咯咯咯咯...」,小晗一边浪笑着一边伸出香舌

舔着贵志的耳孔,贵志身子顿时就酥了半边,股间麻痒的快感又一次涌了上来。

「啧啧...你也看到了吧~你的鸡鸡跟主人的大肉棒根本不能比呢~难怪

你老婆刚刚要求着主人干她啊~~~我告诉你噢,你老婆之前被主人干得尿都出

来了呢~爽得要死掉了~还被主人射了一身,小晗花了好大的功夫才一点一点给

她舔干净的噢~~~」

贵志的肉棒硬得快要爆炸了,被大肉棒蹂躏的妻子...被干得高潮失神.

..一团烂肉一样躺在地上还不停地喷潮...白浊黏稠的精液喷了一身...

同样美艳淫荡的小晗一点一点舔着妻子的玉体...贵志越想要制止自己联想,

脑海中的形象就越清晰,贵志原本苍白的脸上开始出现病态的潮红,贵志憋着一

口气,死死地盯着小雅扭动的娇躯和娇艳的容颜,耳边传来小晗柔媚如丝的娇吟

,下体酝酿着足以毁灭一切理智的快感...贵志在意识被高潮吞没的最后一刻

,看到的是深爱的妻子终于迎来了渴求已久的高潮,她全身像煮熟的大虾一样反

弓着,如雪的肌肤下透着高潮的红晕,她的双眼翻白,嫣红的舌头从口中吐出一

截,吊在外面,涎水像银丝一样从舌尖淌到前胸,鼓胀的双乳随着身后沈奇微的

抽插上下翻飞,如水波一样晃动的乳波臀浪伴随着女人无意识的高潮呻吟,响彻

整个隔舱,而被大肉棒撑开的肉穴就像关不掉的水龙头一样,淅淅沥沥地往外喷

吐着清凉的淫水,顺着小雅无力的双腿往下流淌...

贵志几乎是被两个黑衣大汉架着从机场丢出去的,一夜之间贵志仿佛老了十

岁,尽管全身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无力和疼痛,贵志还是竭尽全力查访着妻子的下

落,然而生活并不会像漫画书里面一样,贵志并没有收到不明来源寄来的录像带

,也从来没有在色情网站上看到过小雅的任何信息,曾经深爱的老婆,就这样人

间蒸发一般消失在贵志的生活里,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只有在午夜梦回之

时,贵志才会想起妻子沦为肉便器的那一趟旅程,然后腰酸背疼地起身清理梦遗

的痕迹,枯坐着独守孤夜,迎接又一个无趣的清晨的到来。

而在加州的某个隐秘的庄园里,沈奇微的女奴收藏还在不断地增加,和来自

世界各地的佳丽相比,小雅不过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受虐的特殊体质让小雅

很快成为了沈奇微拿来结交同好的工具之一,在被彻底玩坏玩残之前,小雅也时

不时被沈奇微拿来宴客表演,又或者送出去一段时间以交换什么新鲜的玩物,小

雅的表现也一如其他女奴一般顺从听话,只有在孤独凄清的夜里,小雅才会一个

人回忆起曾经与贵志相处的过去,只是大多数时候,敏感的身体上穿着的各种小

零件总会把这样的回忆打断,将小雅拖回到淫欲的地狱中去。

猛将争霸破解版

欢乐修仙手游下载

959彩票安卓版

斩将封神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