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个时代稀缺的幽默感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9:28 阅读: 来源:消防服厂家

《活着听悼词》作者:瓜田|商务印书馆2012年4月出版|定价:38元

2011年4月1日,杂文家李下做客半月谈网视频访谈节目《热网言行》。

杂文家李下来到《红旗》杂志当编辑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所以称呼他为老前辈就很名正言顺了。

在认识这位老前辈之前,我脑子里的杂文家们都是一副横眉冷对、严肃刻薄的刻板形象,高中时代有限的阅读杂文经验,也只是抱着学习如何写议论文这样一种朴素而功利的目的,那时候会对某件社会新闻品头论足似乎一件颇为值得骄傲的事儿,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目中无人,又爱当众发表高论的男同学,如今他们的那些所谓态度早已随着青春期一起烟消云散。

如果一个人从小到大对某件事都持有同样的态度,这个人一定是个没救的偏执狂,所以从古到今,能够流传下来的文字极少是那种自说自话式的议论文,就像社论和时评一样,它们都是一种速朽的文体。

杂文家正是依靠自己的文体创新给观点增添了保鲜剂,以期文字能够传播得更为久远,这种创新可以说是杂文家个性最大限度的体现。“文以载道”与“人以载文”从来都是相通的,体现不了作者个性与情感素质的议论文就如无根之木、无灵之水,这些不能体现作者诚意的文字,想要打动读者也是困难的。

正如朱铁志先生在《关于杂文的零思片想》一文中所写道的,“真正的杂文家拒绝正义幌子下的倒行逆施,反对集体名义下的一己私利,排斥文明假象后的野蛮粗暴。”总之,真正的杂文家是个真性情的人,他的文字只是自我的映照而已。

看报纸,往往是一些添堵的事儿,看李下老前辈的杂文,却能让你在会心一笑过后,将添堵的事儿转化为经验和思考,从而避免了过度忧虑而得胃溃疡,或是沦为脾气不好的愤青,幽默过后,一笑而过。

李下老前辈似乎更喜欢瓜田这个笔名,与其一板一眼的说教,他更愿意将这些文字当作是瓜田里众人热议的闲篇儿。

当你改变不了世界的时候,不要伤心,不要着急,至少你还可以改变对世界的态度,按照王阳明老先生的体会,“你未看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大家在瓜田里议论的那些事儿,虽然只是大千世界里的极少一部分,如果你恰好通过李下老前辈的文字关照到了它们,那么此刻的你将是幸运的,因为你将成为这个世界里少数的幽默者,顺便也免去了患胃溃疡的风险。

李下老前辈就有一个无比坚强的胃,每次一起聚餐,他总会要上一个56度的红星二锅头,他对刚烈的清香型白酒的偏爱,就跟他爽朗的性格一样。

李下老前辈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位能将严肃的时事讲成段子的东北人,我曾经在网络视频访谈节目《热网言行》里问起这幽默基因的源头,他将其归因于天寒地冻的东北农村流行的炕头唠嗑儿文化。

这种草根的原生态唠嗑儿文化逐渐衍变为一篇篇生动的杂文,瓜田先生自谦的写到:“平生酷爱自在,舒展,常以把文字写在格子外头为乐。杂七杂八地写了几本杂文,本意想有些突破,其实也不过是‘炒着吃’还是‘炖着吃’之别,偶尔‘蘸酱生吃’,就以为是了不起的大创新了。”

眼前这些充盈着浓浓东北大酱味儿的文字是瓜田先生给汉语世界留下的个性一笔,在充满戾气的当下社会中,狠狠幽默了我们一把,幽默感弱一些的人也许还没有反应过来,原来除了怒气冲冲面对这个世界之外,我们还可以更轻松一些,放平心态,再试着去改变它。

不知从何时起,《幽默大王》开始从报刊亭的显要位置消失了,这也许可以被作为消费主义全面胜利的一个征兆,被物欲折磨着的人们只顾忙着赶路,却忘了收拾自己的心情,当遇到大石阻隔的时候,愤怒、悲伤、无奈等种种负面情绪接踵而至,极少人能够面对大石笑一笑,而后轻盈的绕开它。

在上世纪如此混乱的年代里,钱钟书先生写下了让人看后会心一笑的《围城》,“做官的人栽筋斗,宛如猫从高处掉下来,总能四脚着地,不致太狼狈。”如此形象而深刻的文字如果不是出现在小说里,那么一定会出现在杂文里。

最后请允许我将杂文家刘齐为《活着听悼词》一书所作序言里的一段话摘抄如下:

瓜田先生的读者,南北分布,城乡皆有。他们兴许被荒谬误导过,被权钱蔑视过,或者正在被生活所困扰,被不公正所欺凌。他们一定能品出瓜田反话中的正话,浅显中的深刻,幽默中的庄重,尖刻中的厚朴。他们凝神沉思,会心一笑,一怒,一疼,一激灵,一叹息,这个瓜田啊,瓜田兄,瓜兄弟,瓜大叔,写得好,有担当。(文:柯勇)

安康西服定制

汉中制作西服

长治工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