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产鲜荔枝敲开日本大门【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1:47:33 阅读: 来源:消防服厂家

危机

出口荔枝质量出问题

2004年的夏天,对于长期在日本东京做荔枝生意的福建人苏建胜来说,是最绝望最无助的一段日子。因为他的企业走到了生死关头。

5月15日,正在泰国出差的苏建胜,突然接到自己在日本的荔枝经销商打来的一个电话。电话里说苏建胜运到日本的荔枝全部发黑发霉,一颗也卖不出去,只能扔掉。

让苏建胜最担心的是,如果当年的这第一单生意做砸,损失将不只是这60万元,将会失去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整个日本的荔枝市场。如果那样的话,苏建胜将会破产,自己在国内投资6000万元建立的4个荔枝加工厂也将倒闭,300多个工人有可能失业,靠种植荔枝为生的成百上千家果农一年的心血将颗粒无收。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荔枝发黑长毛?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自己被逼上了破产的边缘?在日本做了六年荔枝生意的苏建胜困惑了,他的第一反应是销售出了问题,可能是由滞销引起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二批到达日本的荔枝竟然又出现了同样的变质问题。

怀疑

橘小实蝇导致变质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荔枝变质呢?前思后想,苏建胜开始怀疑一种只有六毫米长的褐色小昆虫——橘小实蝇。这种昆虫是生长在水果里的,必须经过一定温度的熏蒸处理,才能既杀死这种小昆虫,又不损害水果的品质。

这种不起眼的小虫子曾经是横亘在中日荔枝贸易面前的一个难以跨越的巨大障碍。为了防止橘小实蝇、瓜实蝇等有害生物传入,日本对于中国的许多水果采取禁止进口的措施。

这种小昆虫一旦钻入荔枝,就会使荔枝果肉迅速腐烂,不能食用,而且在几天之内这种腐烂会迅速波及到成百上千颗果实。日本曾经耗资几十亿日元,才最终灭绝了这种小昆虫,代价相当高昂。

巨资

打通中日贸易大门

早在1984年,中国就向日本提出要出口荔枝,日本方面惟一的条件就是灭绝橘小实蝇。一直到十年之后的1994年,负责做实验的广东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找到了既能杀死橘小实蝇又能保鲜荔枝的办法,中国大陆的新鲜荔枝才拿到了在日本销售的通行证。即便如此,中国大陆的新鲜荔枝仍然不能进入日本市场。

有两个原因:一是要购买日本的设备,但很贵;二是如果用做实验用的机器来生产的话,效率很低,根本满足不了市场需要。

研究人员耗资上千万元花费十年才找到的研究成果就这样被束之高阁,中日荔枝贸易的大门畅而不通。这个时候,已经在日本做生意多年的苏建胜看中了这个机会,毅然决定投资。他迅速筹资3000万元建立了荔枝加工厂。其中就有两千多万元花在了购买杀死橘小实蝇的设备上。

而此时的苏建胜担心,这次荔枝变质如果真的是因为橘小实蝇,那么,几千万元的投入都将打水漂。中日荔枝贸易的畅通之路将再次受阻,他个人也将破产。

回国

察看荔枝变质情况

这个时候,苏建胜无论如何在泰国也呆不下去了,他放下手里所有的工作,火速从泰国飞往日本,一下飞机,他就直接赶往经销商的仓库查看荔枝的情况。

不是经销商的问题,苏建胜开始怀疑自己极为信任的国内工厂。苏建胜怀疑国内加工厂没有按加工程序做,从而导致荔枝腐烂。

而此时,新鲜荔枝已经在日本全面停止销售,眼看着,好不容易经营多年建立起来的信誉就要毁于一旦,“荔枝先生”这个美称有可能会成为一个被人嘲笑的把柄,苏建胜不再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最亲近的大哥,他决定飞回国内亲自监督荔枝加工的每一个环节。

亲自监督荔枝的每个生产环节,采摘,清洗、杀菌、冷藏,亲眼看着荔枝装上货柜,亲眼看着货船离开港口驶往日本。苏建胜又赶回日本亲自到港口接应这批荔枝。

但奇怪的是,漂漂亮亮的荔枝过了一道检验之后,送到经销商手上时,怎么会变戏法似的变黑了呢?苏建胜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荔枝突然变坏,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呢?

问题

荔枝通关检查出端倪

从荔枝加工直至运送到日本的整个过程,苏建胜都在场,没有离开荔枝半步,而只有惟一的一段时间他没有监控:那就是荔枝通关检查。而苏建胜觉得,这一段时间成了问题的关键,荔枝变黑发霉的原因,最大可能就在通关的这一个星期。

2004年之前,荔枝在日本码头通关只需要一天时间,办完通关手续经销商们当天就可以把荔枝分发给零售商;可是2004年4月底,日本厚生省突然宣布,对所有来自中国的荔枝强制进行农药残留检查,苏建胜的新鲜荔枝必须在码头停留一个星期,等待厚生省检疫检验完毕,才能完成通关手续。

结果

缺氧缩短了保存期限

在海关苏建胜终于找到了荔枝突然变黑的原因。在等待厚生省检疫官进行农药残留检验的七天里,包装好了的新鲜荔枝被密封挤压在集装箱里,处于缺氧状态,这种状态缩短了荔枝的保存期限。

日本厚生省进行强制农药残留检查的原因是,曾经在从中国进口的冷冻荔枝里发现了农药残留。然而,没想到,就是通关检测规定的一个小小的变化,就把苏建胜逼到了绝境。

找到了原因,苏建胜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觉得自己进口的是新鲜荔枝,发现农药残留的是冷冻荔枝,不能等同对待。但是厚生省强硬的态度却让他再次掉进了失望的深渊。厚生省回答说新鲜荔枝跟冷冻荔枝同样是荔枝果树上出产的,无法分清哪个合格哪个不合格,于是拒绝了苏建胜缩短检验时间的请求,对苏建胜的新鲜荔枝和其他冷冻荔枝一样,执行同样的检测标准。从原来的一天通关变成强制检测后的七天,通关时间的这一小小的变化不仅让苏建胜本人有倾家荡产的危险,甚至会连累其他人。

求助

国家质检总局成希望

昔日的“荔枝先生”苏建胜此刻已经无路可走,他把一线希望寄托在中国国家质检总局身上。质检总局很重视这个问题,表示说要和日本方面交涉。苏建胜又找回了一丝信心。

此后的几个月,国家质检总局跟日本厚生省进行了沟通,但沟通的结果始终没有出来;苏建胜只能在日本焦急地等待,这段等待的日子成了苏建胜到日本以来最难熬的时光。

曾经辉煌的“荔枝先生”在这段等待的日子里连坐地铁的钱都拿不出来了,公司的经营举步维艰。因为交不起航空费,航空公司把苏建胜告上了法庭。

在这个等待的秋天,苏建胜的心情如同空中飘舞的落叶一样凄凉无助,没有方向,在痛苦的煎熬中艰难地度过每一天。此刻,绝望的苏建胜没有想到,国家正为他的事情专门与日方进行交涉。

2005年5月,在新的荔枝销售季节来临之前,苏建胜突然接到了日本厚生省的一个电话,新鲜荔枝的农药残留检测问题解决了。被逼上绝路走入死胡同的苏建胜,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了。

转机

重整旗鼓占领日本市场

经受了2004年农药残留问题考验的苏建胜,2005年重新打开日本新鲜荔枝市场,日本消费者又品尝到了“荔枝先生”苏建胜从中国大陆带来的新鲜荔枝了。这次,苏建胜还别出心裁地推出了2颗“情侣装”的精品包装,虽然平均一颗荔枝售价高达一美元,但苏建胜再次占据了日本新鲜荔枝市场90%的份额。苏建胜说自己能感觉到一种自豪感,因为随着荔枝一同进入日本市场的,还有中国的文化。

到2006年12月,苏建胜已向日本总共出口了荔枝近6000吨,日本成为中国荔枝的重要消费国。

不仅仅是荔枝,农产品正在成为中日贸易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日本已经连续14年成为中国农产品的最大出口国……

“荔枝先生”

苏建胜

49岁的苏建胜是福建人,从1998年开始做新鲜荔枝生意,是有名的“荔枝先生”,日本市场上来自中国大陆的新鲜荔枝百分之百都是经他的手进入日本的。

苏建胜的荔枝生涯得从1987年说起,那一年,苏建胜放弃自己在国内当物理老师的安稳日子,怀揣哥哥给的几十万日币来到日本留学。第二天,就找到了在一家餐馆洗碗的工作。一小时1200日币,相当于苏建胜在国内当老师时一个月的基本工资。

十天之后,苏建胜突然放弃了这份待遇颇高的工作,选择了一份月收入只有6万日币的送货的工作。因为他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活生生的社会,而不会永远是不说话的碗筷。

半年之后,苏建胜拒绝了货主的一再挽留,辞职了。颇具生意头脑的他在日本注册了一家自己的公司。把香港台湾的小食品卖到日本去,每天都可以进账100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6万多元。他赚到了在日本的第一桶金。

就在小食品生意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苏建胜又放弃了,他要把国内的蔬菜进口到日本去。他注册了自己的公司“日光商事”,第一笔蔬菜生意是圆白菜,这也算是他后来做荔枝生意的一次试水,不料却一头栽进了日本国内农业补贴的陷阱里,结果赔了个精光。

圆白菜生意之后,苏建胜并不肯认输,他很快瞄上了荔枝这种水果,荔枝作为中国的特色水果,不受日本农业补贴保护。从1998年开始,苏建胜投入6000万元先后建了四个荔枝加工厂,成为国内惟一一家对日本出口新鲜荔枝的企业。

中秋过后海南省蔬菜价格略微有所回落盖州

专家视角民工荒的出现不是坏事西安

越南大米出口商将从211家减至44家临安

智利发现鸟类感染新城疫病毒严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