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救灾大米岂能变卖【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8:06:40 阅读: 来源:消防服厂家

今年夏天,我国淮河流域遭到了12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洪涝灾害。近400万公顷的耕地被洪水淹没,受灾人口超过4000万。灾情发生后,各级民政部门迅速将救灾物资运送到受灾的地区,这些物资直接关系到受灾群众的切身利益。正是凭借这些救灾物资,各地灾民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不过在发放这些救灾物资的过程当中,有的地方也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最近安徽省寿县就查处了这样一起变卖救灾物资的案件。

今年9月5日,在安徽省寿县的一次全县乡镇长会议上,寿县纪检委书记吴力平宣读了这样一份决定。

寿县纪检委书记吴力平:“给予负领导责任的广岩乡党委书记王教斌、乡长吕学东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负直接责任的乡分管民政的副书记胡德宝、党委委员沈光忠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寿县广岩乡的几名主要负责人都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今年8月20日,广岩乡下辖的谢墩村发生了一起变卖救灾大米的事件,寿县纪检委认为广岩乡的负责人对这起事件负有领导责任。

吴力平:“这个事情不是小事,仅仅处理村一级干部是不够的。所以我们想通过追究领导干部的领导责任,举一反三,教育全体干部,引起高度重视。”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眼下对各地灾民来说,大米是最迫切需要的救灾物资。民政部门首先向灾区调运的就是大米,为了减少中间环节,有的捐赠者直接捐赠的也是大米,他们希望这些大米能够一粒不少地送达灾民的手中。但是运往谢墩村的一批救灾大米却在最后一个发放环节出了问题。

9月5日,记者在谢墩村灾民高友贵的家中看到了半袋救灾大米,这是他们家中仅有的口粮。

“这是哪天发给你的?”

“一个多星期。”

非卖品的字样印在包装袋的显著位置上,可就是这些非卖品在发到灾民手里之前,曾经被卖给了广岩乡的一家米厂。

寿县广岩乡镇中米厂厂长王树武:“他们是8月19日来的,他们讲村里有米,车坏掉了,我们这样拉不下去了,你这仓大,搁你这放一下。后来他们讲,那个米我们不拉回去了,卖给你了,就是这样。”

据王树武回忆,他们买下这批大米的时间是8月20日,这批大米总共600公斤,分装了60袋,每袋10公斤。米厂买进的价格是每斤0.68元,总共支付了816元,到8月25日,米厂卖掉了其中的11袋大米。

就是在8月25日,广岩乡政府接到了一个举报电话。

寿县广岩乡党委书记王教斌:“他讲街上有个米厂卖你们乡发的救灾大米,问我们知不知道这件事。我不知道,按说乡里不可能卖救灾大米。我说你能不能讲具体一点,是哪个村卖的,哪个米厂卖的,我们核实一下。他不讲就把电话挂了,我事后又安排人到几个米厂查,哪家卖乡里发的救灾大米。8月26日,县里接到举报也来查。”

记者:“查到了吗?”

王教斌:“查到了。”

同时接到这个举报电话的还有寿县县政府。

寿县县长孟祥新:“我们是8月25日下午有群众举报到,县生产救灾指挥部第一反应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严重。首先感觉到,我们救灾款物发放管理当中还存在漏洞,因此我们就迅即派出县委副书记也是纪委书记下去对这件事情进行严肃地查处。”

吴力平:“8月26日我就带着民政局长一起直接到谢墩村调查,当时就查清了事实。”

洪水过后,从广岩乡政府通往谢墩村的这条路变得坑洼不平,8月19日发放的救灾大米本来应该从这里送到每个灾民的手中。但是,谢墩村的村干部们在8月20日上午的会议上改变了这批救灾大米的命运。

记者:“你们研究是在哪个地方?”

寿县广岩乡谢墩村文书朱应军:“我们在村部研究的。”

记者:“谁先提出来的?”

“我们村长。”

记者:“有人反对吗?”

朱应军:“当时没有一个人反对。”

在当时的会议纪要中,朱应军留下了这样的记录:此事不能让蹲点干部知道,特别是朱书记。

记者:“朱书记是谁?”

朱应军:“就是我们乡纪委书记,当时就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

记者:“为什么?”

朱应军:“毕竟我们知道这是错事。”

上级下发的各种文件都整齐的挂在村委会的墙上,其中一份文件恰恰就是针对这批救灾大米的,文件中明确规定,救灾大米必须一次性发放到最困难的灾民手中,不准截留、挪用、变卖。

“主要我们当时对政策理解不透,还是政治思想不过硬。”

记者:“怎么叫对政策理解不透?”

朱应军:“犯错误了。我们知道错了。”

记者:“那儿政策写得很清楚,要求大米必须要发到灾民手中,严禁挪用。我看你们的文件还挂在那里?”

这批救灾大米总共卖了816元,这816元钱全部划入村委会的账目。广岩乡党委书记王教斌在调查这起事件的时候,村干部给出了变卖救灾大米的三条理由:村敬老院通电急需钱用;救灾大米数量太少,不好分配;交通不便。

朱应军:“当时觉得拉电比救灾更重要,当时也想到灾民也比较重要。但是敬老院全部是老头老奶奶,也是比较头疼的事情。每天到村里来提意见,意思是敬老院你让我们搬进去住,现在整个没电什么都不方便。”

记者:“那你认为这三个理由合理不合理?”

王教斌:“理由肯定是不合理的,站不住脚的。可是听起来很有道理,或者讲他们现在是为了各级追查他们在找借口,是托辞。”

朱应军:“当时因为在这批大米之前,前期已经拨了过一次应急救灾大米,已经全部发放到灾民手中了。”

记者:“你的意思是你们村现在不需要这1200斤大米?”

朱应军:“不是讲不需要,我们想放到下一步缓一缓。”

记者:“你们村有老百姓家里缺粮吗?”

朱应军:“现在就是缺粮。”

事实上,就在村干部变卖救灾大米的同时,谢墩村的很多村民正在到处借粮度日。

寿县广岩乡谢墩村村民刘道成告诉记者,他的米就是去找别人借的。

村民赵紫冲:“我家就借着吃的,不救济我们就借。”

记者:“到哪借,跟谁借?”

村民赵紫冲:“找亲戚朋友。”

记者:“你总跟人家借,还能借给你?”

赵紫冲:“借。我们都去他还不借给我?不能饿死。”

赵紫冲家的大片庄稼已经被洪水冲走,剩下的这几块庄稼地也很难有好的收成,背着一身债务的赵紫冲现在一筹莫展,就凭这几块庄稼地,他们家欠的粮食今年是很难还上了。

村民王秀菊正在收割还没有成熟的水稻,她必须用这些稻谷去换一些大米。

记者:“没熟透为什么割了?”

王秀菊:“没的吃不割怎么办?”

现在,这批被变卖的大米已经被追回,并且已经发放给谢墩村的寿60个困难户。相关的村干部也都受到了严厉的处罚。谢墩村党支部书记张恒宽被撤销党内职务,村委会主任陈守忠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提交村民大会,依法罢免其村委会主任职务,谢墩村文书朱应军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其他责任人高友军、常永开也受党内警告处分。

自从今年六月下旬以来,位于淮河中游的寿县就开始普降大雨,境内淮河正阳关水位最高时达到26.8米,超过建国以来最高水位。寿县刘帝圩蓄洪区、枸杞圩蓄洪区、时淠圩蓄洪区、瓦埠湖等地,以及周边大片的乡村和农田都被洪水淹没。严重的灾情使得大米成了最宝贵、最紧缺的救灾物资。

在寿县,一些地势低洼的乡镇损失更加惨重,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里的村庄、庄稼、道路都泡在了水中。现在,部分地区的洪水已经退下去,但是眼看就到收获季节的水稻将颗粒无收。

记者:“你们乡里像这样被水淹然后绝产的庄稼一共有多少?”

寿县张李乡党委书记田雪峰:“大概是二万八千亩。我们全乡一共是五万多亩耕地,一半多绝产了。”

张李乡染坊村的老人高秀英家里已经断粮多日,起初还能靠村里邻居互相接济,后来各邻居家里的存粮也越来越紧张,高秀英和老伴已经连续几天只能喝一些稀饭。

高秀英:“我们到现在没见过油,没见过盐。”

记者:“那这些天吃什么呢?”

高秀英:“全都跟他们借,行行好,借!”

目前,寿县民政部门正在对各乡镇的灾情进行摸底。这项工作完成后,寿县将动用县级粮库开仓借粮。

寿县民政局长许光友:“我们寿县现在粮库存的是五亿公斤粮食,但是这里面绝大多数的粮食都是1998年和1999年的陈粮,2000年、2001年、2002年的粮食很少,能够借给灾民吃的符合国家粮食标准的现在只有600万公斤。这样离51万灾民开仓借粮需要的7000万公斤,尚差6400万公斤。”

寿县县长孟祥新现在最发愁的仍然是粮食缺口问题。本来,外界的捐赠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燃眉之急,但是发生在谢墩村的变卖救灾大米事件严重损害了寿县的形象,孟祥新希望通过对这一事件的严肃处理重新得到外界的信任。

孟祥新:“现在库存的粮食是不能解决的。这件事情虽然是个坏事,但是通过这件事情的处理,使得我们救灾款物的发放上,尤其是管理上会起到一个很大的推动作用。”

2003年8月27日谢墩村党支部书记张恒宽、村委会主任陈守忠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003年8月29日谢墩村变卖的600公斤大米被全部追回。

2003年8月30日寿县县委、县政府派专人现场监督,将600公斤大米发放给谢墩村60个困难户。

2003年9月1日广岩乡追加处罚:谢墩村党支部书记张恒宽被撤销党内职务;村委会主任陈守忠留党察看一年,提交村民大会,依法罢免其村委会主任职务;谢墩村文书朱应军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其他责任人高友军、常永开受党内警告处分。

寿县本身是个贫困县,他们靠自身力量抵御灾害的能力非常的薄弱。寿县政府部门在很短时间内将违规变卖救灾大米的事件进行了严肃处理,他们试图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他们将确保外界捐赠的救灾物资发放到灾民手中。

信息来源:《经济半小时》中国农业网编辑

中联重科3200吨起重机助力华龙一号穹顶成功吊装莲花插

五金市场卫浴洁具陶瓷企业现存三大问题铅线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总公司周跃斌一行走访山河智能珠宝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