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服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王灵异之失贞[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6:30 阅读: 来源:消防服厂家

小白死了,她穿着那件洁白的连衣裙,赤着双脚躺在放满水的浴缸里,手腕上有一道很长的口子,或许划的太深的缘故,从口子里面露出一截白森森骨头来,很吓人。她的脸依旧冰冷,宛如一块融化不开的冰。

小桐发现小白死的时候,她的血已经流干了,浴缸里,布满了小白鲜红的血,她美丽的眼睛紧闭着,整个人宛如一朵凋零得百合,很凄美。

就在前两天,小白也在小桐面前被几个邪恶面孔的男人玷污,小桐亲眼看着那两个丑恶男人撕扯小白的衣服,她却无动于衷,任由小白发出一声声绝望的呼救。

小桐没有动,这几个男人是她找来的,她心里怀着一丝邪念,她要让小白失去贞洁,这样不会所有人都只喜欢她,而无视自己了。

事后,那几个男人都离开了,小桐才跑过去,伸手拉起小白,她看到小白的裙子上有一抹醒目的红,她的心里刺痛了一下,但稍纵即逝,她有感到得逞后的喜悦,以后,小白不会什么都比她完美了,起码她以后不是纯洁的女孩了。

小桐以为,小白伤心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却没预料,她竟想不开自杀了。爸爸妈妈趴在小白冰冷的尸体旁哭了很久,他们得知小白失去贞洁的事情后,不断指责小桐没有照顾好妹妹,害她做了傻事。小桐也流下悔恨的眼泪,陷入自责当中。

法医进来抬走小白的尸体,经过小桐身边时,盖着小白身上的白布竟自己掀开了,小白瞪着空洞的眼神对小桐喊道:“姐姐,你为什么不救我。”

小桐大叫一声,往后退,她定了定神在看,小白的眼睛还紧闭着,并没有张开,法医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下小桐,以为她精神失常了。

小白的尸体火化并埋葬后,爸爸妈妈渐渐冷落了小桐,这段时间成了小桐最灰暗的日子。虽然不是她亲手杀掉小白的,但她也是间接害死她的,她竟害死自己的妹妹。

小桐总感到不安,整天心神不宁,这几天她做梦总会梦见小白,梦见她在自己的房间走动,还是活着时候的样子。

她坐在了小桐身边,跟她诉说她们小时候的趣事,最后她冷冷地问小桐为什么不救她。小桐心里堵的慌,她害怕小白回来索命,说不定哪天自己也不在这世上了。

小白死后的第三天,小桐才从父母口中里的得知,她不是他们的孩子,小白才是,她跟小白更不是亲姐妹。他们告诉小桐,小白也是知道这件事,她不但没嫌弃小桐,反而把她当最亲的姐姐看待,有什么事第一个先想到小桐。

这天夜里,小桐很早地进入了梦乡,梦里她来到一个空荡的公园,看见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蹲在那里往地上写着什么,小桐好奇地走过去,拍了下她的肩膀问:“小妹妹,你一个人在这干什么。”

那个小女孩会回过头,小桐倒吸了一口冷气,险些摔倒。那哪里是人,分明是个鬼呀,她没有鼻子,只有眼睛和嘴巴,脖子细得很,勉强支撑着她圆圆的大脑袋,她整个看起来给人的感觉看起来像卡通娃娃,这个小女孩就是小白小时候的样子。

她站了起来,变成了小白死前的模样,她的的脸色惨白,她没有了嘴。她的手腕处的大口子就是她的嘴,里面两排白色的牙齿清晰可见。小白胳膊上的那张嘴张合着,还伸出血红的舌头。

小桐猛然惊醒了,一下子坐了起来,她忍不住跑到父母房间,跟他们讲了刚才的梦 父母也说也梦见小白了,梦里没有她说得小女孩,只有小白的穿白色裙子的身影,和她的一颦一笑。他们轻声啜泣,感叹小白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就这样去了。

父母沉浸在悲痛中,小桐却忧心忡忡,她总感到小白就在不远处盯着她,随时夺走她的生命。

小桐找到好朋友阿美,跟她说了梦里的事,她说小白生前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却辜负了她,小白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对,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报仇。小桐说想去阿美家住几天。碰巧这两天阿那美要去旅行,她打算让小桐跟她一起去。

出发时,为了人多增加气氛,阿美还叫上了隔壁的一个女孩花花,她们拎着行李打了的士前往车站。

到车站她们买了票,有了自己的座位号,阿美跟花花坐一起,而小桐在她们后面单独个位子,她旁边是空的。

火车开动了,不知道为什么,小桐总感受到身边空位有小白的气息,好像她没有死,就坐在自己身边似的。小桐转过头,旁边空无一人,是她太过敏感了吧。小桐记得,小白在世的时候,她们也旅行过,坐火车也坐在一起,小白坐里边她坐外边。

天黑了,火车内的温度转瞬低了下去,小桐抬起头,她吃惊地发现,车厢里空无一人,她又回头,后面也没有人,只有阿美和花花还在那玩手机,丝毫没觉得气氛怪异。

小桐对她们大声说:“你们看,车厢里没有人了,只有我们三个。”

阿美和花花同时抬头扫视了车厢一眼,不满地对小桐说:“你又发什么神经,车厢里不都是人吗?”

小桐闭了闭眼,车厢又恢复了正常,还是坐满了人,有几个人还用鄙夷眼神地看着她。小桐跌坐回座位上,心里非常烦乱。

突然间,火车硌到了什么东西,哐当一下,震得小童歪到在旁边那个人身上,她的身体是凉的,小桐骤然一冷,全身哆嗦起来,她迅速直起身,小桐骤然一冷,全身哆嗦起来,旁边这个女人,变成了小白。

她僵直的坐在那里,长发竟在无风的车厢里飘动,有几根拂在小桐的脸上,微薄的冷意随发丝流入小桐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小白,阿美和花花也没注意到,只有小桐自己能看见小白。

小桐拼命眨了几下眼,小白还在,她又偷偷扇了自己一耳光,确定这不是梦。小白一动不动呆在那里,整个人白的近乎透明,小桐看见,她的手腕处有一个可怕的大口子,那是她割腕留下的。

小白的嘴角轻微颤动了一下,扯出一个奇怪的弧度,看不出在哭还是在笑。

小桐的整个人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动也不敢动。

小桐大脑里经常会重放小白被夺去贞洁和死时的画面,她被罪犯撕烂衣服然后凌辱,小白如死人般躺在那,直到小桐扶她起来了,小白也没看她一眼,小白零碎的白裙上,那点属于小白初次的红,形成一朵冰冷的梅花。小桐不敢再看小白,她向外偏过头,心想下一站就可以下车了。

火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小白的手无意碰到了小桐的手,小桐一激灵站了起来,闪到阿美旁边,要跟她换座位,她还没开口,就看见阿美的旁边的花花已经变成了小白,而自己座位上坐着花花和那个陌生女孩。这下小桐连自己的位置都没有了,她低头站在阿美旁边,一声不吭。阿美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

终于,火车停下了,小桐二话不说随人流往外走,阿美和花花紧跟在后面。

下了车,小桐以为没事了,可一抬头,见到小白就在她前面不远处像招手,她假装没看见,跟阿美她们像住宿的地方走去。

睡觉前,小桐对着镜子看了几眼,发现小白竟然出现在了里面,她的头发凌乱,衣衫破烂不堪,同火车上的样子相差了许多。她的手抬起,伸出了镜子,用指甲划小桐的脸,用无比阴森的声音说:“姐姐,你下来陪我吧。”

早上,阿美起来上洗手间,看见小桐躺在浴缸里,已经割腕自杀,鲜血流满浴缸,有些渗透到了外面。

阿美大声呼叫着跑了出去。

小桐死后的那天晚上,夺去小白贞洁的两个罪犯也跳楼了,有人说他们罪有应得,有人说是小桐的鬼魂回来找他们,替小白报了仇。

一个星期后,父母在小桐的枕头底下,发现了小白写给小桐的信,或许小桐没看见,信封没有打开的痕迹。

他们打开了那封信,内容这样写道:亲爱的爸爸妈妈,还有姐姐,我要走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们不要伤心,我会在天堂过得很好。是我没有保护好自己,使自己收到了伤害,我再也不是那个干净的小白了,我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请你们不要怪姐姐,我知道当我受到伤害的时候,姐姐就在不远处,我体会到当时是那么的恨她。

那天她哭了很久,一直跟我道歉,看着她红肿的眼睛我的心软下来了。可无论如何,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我想永远离开了,也算是给姐姐的一个惩罚。我已经体会到人间的太多美好了,而姐姐没有,她来到这世上就没了爸爸妈妈,我理解她的心情,她也需要被仰慕,需要被重视的。我走了,我的灵魂也会永远消失,你们保重,不要在想我了,小白绝笔。

小白的爸爸妈妈看完这封信,早已哭的一塌糊涂。

小桐的房间里,放着一张大头贴,里面是小白手拉着小桐的手,站在一片草地上,小白穿着一条白色蕾丝裙子,笑靥如花。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